首页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历史 文学 医学 交友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


龚啸岚致作者信

张青山同志:

    《艺海风情录》读后令人兴奋,浮想联翩。关于文中种种,提出来供你参考。

    小杨月楼二十年代已享名,到武汉演出已是三十年代,文中所写“壮门面、争生意的戏馆老板……”似乎把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有所混淆,虽然后面也写了“七岁红”的出身,不了解历史情况的读者容易误会。

    毛燕秋是毛韵珂的长子,1928年至1930年武汉以“毛氏三杰”身份组班在老圃西舞台演出(包括他父亲毛韵珂、他姐姐毛剑佩、他本人是当家武生,挂第三牌,外号“毛小开”。毛老开是他爸爸。)

    其实,1932年,小杨月楼在汉口“标准京剧院”还演过一期。是应戏剧家朱双云之约,作为剧场改革(对号入座,废除茶房案目,观众附送香茗,废除开锣戏等等),请他来作实验的。南京大戏院是三十年代他第二次来汉,也是最后一次来汉。

    善鄯国不是西洋的欧洲人,即今云南旧城南关外的善阐城。陈鸿奎的表演是糟粕,不值得欣赏,用它也应批判。

    刘玉堂是光明电影院老板,青红帮头目,还是基督教徒。他是“汉口闻人”,不是“商会要员”。三十年代用“闻人”代表黑社会头头。

    三十年代,根本没有“谢幕”的风气。它是四十年代出现的新事物。日本投降后,盖叫天演出时还出过“敬辞谢幕”的红纸大字告帖。

    吉普车是二次世界大战,四十年代才由福特公司生产出来的,那时只有“旅行车”,可坐六七人,但身价极高,只有蒋介石的侍从营一类的单位才用。

    羚子的信,写得不够理想,不是三十年代的笔墨,尤其不是三十年代出于一个女人之手的笔墨。

    关于南京大戏院看戏的“三张条桌”有些夸张,没有那样“只有羚子一人就座”的场面。

    文中称叶挺营救一事不成立。“江防”一词是抗战后才用的。国民党打内战时小看共军,长江是天堑,用不着“防”。我认为这一段附会,拔高,不是事实。

    所贴的戏码,都是货真价实的,象《对金瓶》那类的戏,今天知道的人都很少了。

    这篇纪实之作,有很大的史料价值。特别是对羚子其人的单相思,曹副官其人兵痞狗腿子的狰狞面目和小杨月楼那种“无告”的处境,是比较真实、公平的。就是这类流言蜚语,他生前很不为人理解,《中国戏曲曲艺辞典》就没有将他收进(只收了冯子和、赵君玉),也许就是为了这个原因。你为老一代名伶申一下冤抑,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。

    还有其它批在刊物中。这些看法如有不当之处,容当面交换意见,我可能也有错的,近六十年了,全凭记忆,当然不会准确。

龚啸岚
1987.5.

(龚啸岚先生系原湖北省戏剧家协会主席、著名戏剧家——作者注)


最后修改时间:

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
Copyright Help ©2004-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. Guestbook

捉错录 中朝网 中越网 中日网